一起冒名顶替案的始末

2009-09-21 16:44:00 作者:编辑整理:【中国保险网】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案情介绍]
    1989年2月17日,家住上海澳门路的某私车车主宋某,来保险公司报案,声称他聘用的驾驶员赵某,驾驶他的上海01—×2187昌河牌照的小客车,在江苏省江都县马镇地区为避让自行车而发生了小客车与路旁的电线杆相撞的车损事故,要求索赔。上海市普陀区保险公司受理了此案。但是,在此案的审理过程中,有些疑点引起了保险公司工作人员的注意。
    疑点之一:申请赔款人的保险公司提供的事故发生地公安部的证明——“交通事故协议书",是一份复印件;而且,这份复印件有关车主的家庭住址和事故车的牌照号码等,字迹十分模糊。按照一般惯例,申请赔款人理应提供事故证明的原件,尤其是私车的事故证明更应如此。当问及驾驶员赵某为什么没有提供事故证明的原件时,他则称当地公安部门提供的就是这份复印件。
    疑点之二:事故车辆正面照片有三张,其中一张没有车辆牌照号码,难道受损车辆上海01一×2187的牌照号码不是原来车上的,而是临时匆匆忙忙安上去的吗?
    疑点之三:肇事驾驶员是赵某,而私车车主宋某为什么一直没有向保险公司提供他和赵某之间的聘用文件?
    面对诸多疑点,保险公司工作人员认为:这很可能是一起冒名顶替的骗赔案。就在这时,从检察院转来了一封检举信,其中有这样一段文字:“家住澳门路的私车驾驶员宋某,2月3日没有发生车祸,而是另一辆发生了交通事故。公众的检举信更证实了保险公司的判断。他们立刻组成了调查组,根据上述疑点对此案进行彻底的调查。
    调查组决定先从车辆牌照上打开突破口。接到检举信的次日,他们就赶到上海驰祥汽车修理厂。一辆深红色的昌河牌小客车正停放在车间的角落里。他们在对这辆车的检查中发现,车辆的正面损坏较严重,完全和照片上反映的情况吻合。可是车辆前部保险杠上和尾部指定挂牌照的地方都没有发现牌照,那么,牌照号码到哪里去了?他们便向汽车修理厂负责人了解,他说:该车是宋某的,是2月23日由曹某送来的。它是被拖到汽车修理厂来的,进厂的时候就没有提供车辆行驶证,车辆的牌照也已被拆去。看来,牌照问题上肯定大有文章。
      车主取走了牌照,却无法将发动机号码连同发动机一起取走。他们取来照明灯,钻进车厢里,沿着发动机缸体终于查到了这辆车的发动机号码是“86031242”,这为查清牌照号码取走之谜找到了钥匙。
      他们立即和普陀区公安分局车辆管理所取得了联系。从内部资料登记卡上查到:宋某的私车是“一辆深红色的昌河牌小客车,车辆牌照号码是上海01一×2187,发动机号码是“85一119917”。这样可以肯定,停放在汽车修理厂的车不是宋某的,这起索赔案件是一起地地道道的冒名顶替的骗赔案件。
      这辆事故车不是宋某的,那么究竟是谁的呢?会不会就是送车人曹某的呢?他们又是怎样从事故发生地取到公安部门的证明呢?
      三月中旬,调查组人员为了弄清这些问题,又到事故发生地去调查。在当地保险公司和公安部门的支持和协助下,他们找到了处理这起交通事故的民警吴某某。当说明来意后,他十分认真地介绍了情况:“这起小客车和电线杆相撞造成电线杆倒下,客车严重受损的事故,1989年2月4日8时左右,我刚上班,肇事驾驶员就来报案,他自称这起事故是为了避让自行车而发生的。我和他一起到事故现场,对受损车辆拍了照,并作了登记。2月16日,要求我给他们出一张交通事故协议书,我如实给他们写了一份,他们不满意,要我将事故车牌照号码上海01—×1918改为上海01一×2187,我说这不行,他们一直磨到下午才离去。”调查组人员将“交通事故协议书”的复印件给他看,他和内部登记资料核对后指出有两处地方进行了改动,一是驾驶员的住址是静安区而不是上海澳门路×弄×号,其二是车辆牌照号进行了改动。说完以后,他将一张事故车的现场照片送给我们。这张照片上的事故车就是在汽车修理厂看到的那一辆,车辆牌照非常醒目——上海01—×l918,在车辆前保险杠上印有“静安”字样。至此,在汽车修理厂停的事故车没有牌照之谜终于被揭开了。
      不久,调查组人员又来到宋某的住处查看,发现上海01一 ×2187小客车完好无损地停放在家门口。又了解到:事故车就是“送车人”曹某的。由于曹某的私人汽车没有参加保险,而他的朋友宋某的私人汽车是参加保险的,赵某是宋某聘用的驾驶员,为了达到向保险公司骗取保险赔款的目的,他们就一起演出了这场移花接木,冒名顶替的“闹剧”。
      这起骗赔案一旦被识破,保险公司理所当然地作出拒赔的决定。有关当事人骗取保险赔款的行为,也将受到法律的追究。

[案例评析]
   
    该案应该说属于保险欺诈中比较“高明”的一种,它不涉及故意制造保险事故,危害第三人等严重的社会后果,但这只不过是一种表面现象。因为除了危害保险公司的财务稳定性,增加其经营风险外,它对参加保险的其他被保险人也有一种潜在的威胁。为什么会这样呢?这主要在于,保险费的厘定所以所有保户的平均索赔来决定的,如果某些人不合理的获取了本不该属于他的那部分保险金,则相当于其他保户替他分担了这部分“损失”,况且这类案例中的行骗者又往往不是保险的参加者。
    这类型的案件就像是一场“高智商”的比拼,保险公司、骗子之间互有攻守,尽管本案里是保险公司“赢”了,但在很多时候往往是保险公司处于下风,为什么呢?其中原因除了骗子的高明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保险公司自身在核保、核赔各环节上存在漏洞,致使骗子钻了空子。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视频新闻